新闻资讯NEWS

数读中国女排你可以成为贺岁片的专家级观众

发表时间:2020-01-17 22:40:04  作者:betcmp-betcmp官网-冠军体育app  来源:betcmp-betcmp官网-冠军体育app  浏览量:107

  2020年春节,电影《女排》将上映。预计这部“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爱国主义大片,将会实现口碑票房双丰收。为了成为一名专业级观众,你得了解一下这些数据!

  2019年女排世界杯,中国女排十一连胜,成功捧回了女排史上的第十个冠军。从1976年新成立至今,中国女排已经走过了四十多个年头。

  “女排精神”一度成为网络热词,可是你真的了解女排吗?女排的“十冠王”之路走得有多不容易?女排队伍中除了广为人知的郎平和朱婷,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人在默默付出?那些成绩斐然的女排球员退役后又去了哪里?

  60年代,日本女排势力崛起,中国女排作为排球界新人,邀请有“东洋魔女”之称的日本知名女排教练大松博文来华指导中国女排。

  70年代末,在一系列重组之下,新的中国女排国家队成立,开启了中国女排的新篇章。

  90年代,黄金一代球员退役,中国女排整体水平开始下滑,连续十多年与冠军无缘。

  21世纪初,中国女排短暂中兴,捧回了阔别多年的冠军奖杯,直到2009年由于陈忠和的退役,女排陷入了低谷。

  2013年,郎平放弃高薪职务,挂帅中国女排,曾辉煌一时的女排终于迎来了重生。

  从女排起步,到如今的“十冠王”,这背后是一代代排球人坚持不懈的奋斗,离不开女排球员的艰苦训练,也离不开教练的默默耕耘。

  不少教练因为压力和伤病选择了离开。王宝泉的任期时间只有5个月,因脑膜炎发作不得不辞去女排主教练之位,由此他也成为中国女排历史上任期最短的主帅。

  郎平作为中国女排的现任教练,带领中国女排在三大赛中拿下八个奖项,成为中国女排史上“战功赫赫”的主教练。

  一手牵起从零开始的中国女排,在70年代末重组女排队伍,带领中国女排拿下了女排史上的第一个冠军,开启了女排的“五连冠”之路。

  1979年,陈忠和进入中国女排当陪打教练。在女排的对抗训练中,陈忠和既能够模拟当时日本队王牌攻手横山树理的变步上网和快速进攻,也能模拟美国名将海曼、古巴重炮路易斯的凌厉强攻,这些近乎“实战”的对抗训练让女排球员们得到了锻炼,陈忠和也成为女排“五连冠”的亲历者和幕后英雄。

  2001年,陈忠和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在女排的低谷期出任女排主教练并率队再次夺取世界杯冠军和奥运会冠军,捧回了一座阔别了17年的奖杯。

  分析历届教练还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女排的主教练大多数为男性,历届中国女排教练中只有张蓉芳和郎平两位女教练。

  这是因为男排的先进打法和训练方法可以直接应用到女排中,男排出身的教练体现的高、快、猛的特色更鲜明。

  中国女排主教练一般有两个出处:一是联赛甲A球队中的功勋教练,例如前天津女排主教练王宝泉;二是国字号球队教练,例如前国青队主教练蔡斌、前国家队助理教练俞觉敏。

  最新一批的90后女排球员平均身高高达186.5cm,比50年代出生的第一批女排球员的平均身高高了9cm。

  由于我国早些年经济状况不佳,很多女排成员的营养跟不上,所以身高普遍较低。而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女排成员的个子也就长高了。

  郎平挂帅中国女排后,在排球选手的选择上更加注重全面高大化,她亲自挑选了朱婷、张常宁、袁心玥等一批年轻人进国家队,这批年轻人成为女排的主力队员,她们的平均身高都在190cm以上。

  当国家荣誉的重担放在她们肩上时,她们永不服输,化身“女排精神”的代言人,但人们会忘了她们只是一群小姑娘。

  据统计,最早一批女排球员进入国家队时的平均年龄为21.6岁,近年来,进队平均年龄总体呈下降趋势。如今,李盈莹18岁就已经是女排队员了。

  女排成员不断降低的年龄,反映出我国在女排球员的培养、训练方面注重挖掘有潜力的选手,不至于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

  现代体育是城市化的产物,辽宁在建国后较长时间内城市化水平高、工业基础好,奠定了较好的体育基建基础。

  辽宁女性的平均身高位列全国第四,长胳膊长腿的特点让辽宁妹子天生就是打排球的好苗子。

  提到女排球员的祖籍,大家可能会觉得她们大多来自北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女排运动员中有49%来自南方,51%来自北方,南北方的差异并不大。值得注意的是,福建籍球员占了15个之多。

  一方面,体育产业的发展促进了职业体育的发展,大家熟知的安踏、匹克、乔丹、沃特、361、特步等体育品牌均产自福建。

  近年来,福建省人民政府相继出台了《福建省运动员技术等级管理实施细则》等政策,加强运动员技术等级管理、体育赛事管理、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等。

  42年来,“三大赛”共举办了33届,产生30个MVP。其中,中国女排共有5名球员总共获得9次MVP称号,荣登“三大赛”MVP数量的榜首。

  这些MVP为中国女排创下了许多个“第一”:1981年,孙晋芳获女排世界杯MVP,成为“三大赛”上第一个中国籍MVP;郎平分别在1982年女排世锦赛、1984年奥运会女排比赛和1985年女排世界杯中获MVP,成为第一个实现“三大赛”大满贯的女排球员。2019年,中国女排队长朱婷成为蝉联世界杯MVP的第一人。

  从MVP球员的参赛及获奖情况可以发现,这些球员参加“三大赛”的次数均为4次及以上,而获奖次数均为3次及以上。杨锡兰、郎平和朱婷每次参赛均拿奖,郎平和杨锡兰各为女排拿下4个冠军。

  至2019年底,中国女排共收编113名球员,已离开国家队的有94人。从离队年龄来看,女排球员大多数在25-30岁之间跟国家队“挥手告别”。

  为什么未到而立之年就离开国家队?其实,球员们在给我们带来无限荣耀和感动的同时,也承受着不为人知的“疼痛”,有一半以上的球员因为伤病而离队。

  排球是一项隔网对抗性运动项目,很多技术动作都要求在空中完成,同时还具有发力的瞬时性、动作幅度大、高技巧性等特点,容易造成肌肉韧带的拉伤和扭挫伤。

  在因伤离队的球员中,腰伤和膝伤的情况最多,分别占38.6%和18.2%。

  球员在起跳和扣球时,腰部活动幅度加大,椎间关节和韧带的负重也随之加大,易造成慢性损伤。

  另外,排球运动中半蹲动作较多,膝关节长期反复屈伸、摩擦,容易造成磨损及周围韧带的变形,有“玻璃美人”之称的赵蕊蕊就多次在打球中受伤。

  当赛场上的辉煌渐成过去,退役后的女排球员们面对的是充满未知的“二次择业”。离开这个倾注着血汗与泪水的竞技场,她们会选择何去何从?

  女排球员退役后的去向主要有两个:要么继续留在排球领域担任教练、运动员,要么从政、经商或进入教育行业。

  统计女排运动员的退役去向可以发现,有24.7%的人选择当教练员,也有24.7%的人走上“当官路”。

  我国退转运动员安置主要有政策性安排、高校深造和自谋职业三种形式,而退转后到体育部门担任领导职务,是政策性安排的主要途径。

  通常做法是,对曾获得优异成绩(如国际大赛前3名、全国最高水平比赛个人冠军或集体比赛前3的运动员,退役后由政府指令性安置到有空编的事业单位就业。

  1984年,前国家体委确定实施“奥运战略”,许多省市相继砍掉篮、排、足这些耗资大、投入多、奖牌少,亦无拿牌希望的集体项目。“三大球”队伍的数量、从业人数、业余体校数量等均大幅下降。

  1984年,国际排联取消了拦发球规则,各国的职业化训练体制逐渐兴起,欧美强队、古巴和前苏联迅速崛起。

  1987年全运会后,50%的老队员和80%的老教练退役,出国成了不少退役球员的心头好。

  无论是站在“五连冠”的巅峰,还是多年远离领奖台的谷底,无论是五十年代从零开始,还是如今的再次崛起,中国女排始终奋斗到底,永不言输,女排精神始终鼓舞着这支队伍。

  从1981年的第一个世界杯冠军,到2019年的又一个世界杯冠军,中国女排将继续吹响前进的号角,向着东京奥运会发起冲刺。